工业园区
园区鸟瞰
招商项目
优惠政策
投资环境
基础设施
泸溪县商务信息网 > 学习园地 > 正文
沈嘉柯:张可久的心事_历史

时间:2019-10-13 18:22  作者:木木  来源: 点击:

 


文/沈嘉柯


元代的张可久写下这篇《人月圆·山中书事》的时候,一定没想到,后世人最喜欢的是最后那三句。

兴亡千古繁华梦,诗眼倦天涯。孔林乔木,吴宫蔓草,楚庙寒鸦。数间茅舍,藏书万卷,投老村家。山中何事,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

但凡忙碌过,烦忧过的人,目睹这三句,“山中何事,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”, 何其惬意自在,远离尘嚣,都会心中向往。

不过,享受这样的境界,却是以倦天涯为代价的。人心有时候思静,有时候思动。享受安静,往往是因为厌倦了奔波。

千古兴亡,繁华荒芜,写诗的人都记在心里,关心国事家事天下事,但是有一天却发现,在庞大历史进程里,个人作用太渺小,个人的关心与感慨也有些微不足道。入世的时候,凭借儒家鼓舞自己。失望的时候,还有道家安慰自己。

人生的注意力,终于从宏观落到了微观。从担当国家栋梁的孔林乔木,到吴宫长满了野草,楚庙只有寂寞的寒鸦。

昔日读书人,此刻只想回到自己的茅舍,老村旧家,躲进山中成一统,不问何事。

这个时候,放下了,反而放松了,可以看见人世间的常态。

世间常态,就是钱钟书说,洗一个澡,看一朵花,吃一顿饭,假使你觉得快活,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,花开得好,或者菜合你口味,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。

钱钟书还做了解释,要是你精神不痛快,像将离别时的宴席,随它怎样烹调得好,吃来只是土气息,泥滋味。那时刻的灵魂,彷佛害病的眼怕见阳光,撕去皮的伤口怕接触空气,虽然空气和阳光都是好东西。快乐时的你一定心无愧怍。

张可久到底是忘不了家国情怀的,这是刻入文人血脉的痛苦。开篇过渡到结尾,入世转变为出世,却没有彻底忘怀。

如果全不放心上,又何必感叹做对比。只管酿酒喝茶就行了。



日日夜夜做

文章录入:木木    责任编辑:木木 

  • 上一篇:周碧华:遥远的路不再遥远_历史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主办单位:湖南省泸溪县商务局
    湘ICP备11006942号-1